“世纪博弈”现形 中国央地大员频繁外访的四个看点

2019-06-12 02:34:40

北京时间6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在曼谷会见了泰国总理巴育。泰国是这位省委书记此番出访的第三个国家。而在近两个月的时间里,不止中国高层领导人,中央部委和多个省级地区党政一把手也已走出国门,未来料将会有更多央地大员跟进,形成一波引人注目的外交热潮。

发生在中美两国“世纪博弈”的背景下的这种景象,正在成为作为一个大国的中国对外交往的常态。具体来看,这一轮外访热潮呈现出四个值得注意的看点。

中国与俄罗斯的合作被认为消解了来自美国的压力,图为2019年习近平访俄(图源:新华社)

1/3

日本在中国外交布局里始终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图为杨洁篪访问日本(图源:新华社)

2/3

中国省级地区党政一把手参与外访已经形成惯例,图为吉林省委书记巴音朝鲁访问博茨瓦纳(图源:新华社)

3/3
上一张 下一张

第一,央地集中行动。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领导人年度外访活动之外,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5月16日至18日访问了日本,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5月30日至6月8日访问了立陶宛、冰岛和爱尔兰,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5月23日至30日访问了日本、韩国、蒙古三国。

在省级地方层面,贵州省委书记孙志刚、吉林巴音朝鲁、四川彭清华、辽宁陈求发、浙江车俊、江苏娄勤俭、安徽李锦斌、北京蔡奇、广东李希,吉林省长景俊海、重庆市长唐良智、辽宁省长唐一军,共计10余个省级地区党政一把手在近期均已出访或正在出访。

中国省级大员外访早有先例。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增长,如广东、江苏等许多省级板块的经济体量已经不弱于大多数国家,国际影响力也超出国门,存在参与外交的匹配度与可行性。

整体来看,中央部委与省级地区负责人同时进行的外访,短时间内形成较大规模与声势,展现了中国式外交的集中体行动与实际效用。

第二,外交对接国家数量众多、涉及领域广泛。上述中央部委与地方党政负责人的外访国家大部分不止一个,集中访问三个国家似乎成为一般形式。如孙志刚访问了摩洛哥、突尼斯和埃及,车俊访问的是捷克、匈牙利和德国,李希被安排的三国分别是印度、泰国和马来西亚。

目前,亚洲,欧洲、非洲等数量众多的国家和地区都有涉足,一些国家获得3位以上官员到访,如日本更是有7人驻足,分别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兼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央行行长易纲、财政部长刘昆、公安部常务副部长王小洪,以及北京市委书记蔡奇、江苏省委书记娄勤俭、吉林省长景俊海。

政治与经济无疑是这些中国官员的对接的重头戏,如杨洁篪是为参加第六次中日高级别政治对话,蔡奇应日本自民党与公明党邀请率领中共代表团访问日本,而娄勤俭是为出席江苏日本开放创新合作交流会,景俊海是为召开吉林省—日本知名企业经贸座谈会。

另外,车俊访问德国石荷州时也提出,“加强经贸投资、高等教育、文化旅游等方面的合作”,“在校际交流、合作办学、协同创新上取得新飞跃”,可见科技、教育、文化也在其议程之内,显现一次外访的多重用意。

第三,侧重中国周边和欧洲。横跨欧亚的俄罗斯在习近平到访之前,已有李锦斌先行一步,日本、韩国获得轮番访问,李希前往的印度、泰国、马来西亚也位于中国周边。

对欧洲的访问也颇显兴师动众。法国、荷兰、德国、英国、捷克、匈牙利、西班牙、立陶宛、冰岛和爱尔兰等欧洲多国在5月下旬前后短短十余天便被中国地方大员们“空降”覆盖。其中,到访德国便有彭清华、车俊、唐一军三人。值得一提的是,中国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也在这段时间访问了德国。

这种外交面向,可能也与“一带一路”有关,因为中国周边、欧洲确实是“一带一路”布局里的重点区域。如车俊便曾在访问德国时多次提及“一带一路”,表示“希望浙德双方在‘一带一路’框架内,提高贸易便利化水平”。

相比之下,与美洲与大洋洲的外交关系则稍显“冷落”。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因为中美贸易谈判而多次入美,重庆市长唐良智、吉林省长景俊海曾经访美,此外便无更多官方外交维系。美洲与大洋洲其他国家几乎未有中国央地高官访问。

第四,遥指美国。对美外交始终是中国外交布局里不会缺席的重要一环,尽管未必呈现于公开的外交活动之中。发生在中美渐趋紧张的“世纪博弈”背景下的这一波外交攻势,重心的转移体现了战术政策的调整,却不意味着战略目标的改变。在美国外交越发向“单边主义”倾斜之际,中国有所加强的“多边主义”外交,也越发具有针对性和实效性。

中美关系已是国际环境的一个重要变量,已是众所周知的事情。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全球游说指责中国,中国也已不再避讳双方之间的分歧。例如,据中国官媒报道,蔡奇在访日时便“介绍了中方对中美经贸摩擦的立场,表示中日应加强沟通和协调,共同应对保护主义、单边主义挑战,推动建设开放型世界经济”。

与此同时,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稍早前首次对盟友英国进行了为期3天的国事访问,出席了在法国举行的盟军诺曼底登陆75周年纪念活动,在日本二十国集团(G20)首脑峰会后还将访问韩国。中美两国贸易谈判陷入僵局之后,或许在谈判进行过程之中,其外交活动都在呈现出越来越明显的大国外交合纵连横的景象。


相关阅读:
中俄自有战略目标 贸易战只是时间巧合
近思录:谁是“投降派”
中美博弈下的贸易数据:东盟“坐收渔翁之利” 
北京对加拿大下重手 杀鸡儆猴奏效破围堵
美国如何抛出习近平不出席大阪G20的假话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青苹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