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脱欧的教训 欧盟怎样扭转民粹主义浪潮

2019-04-15 10:28:06

4月初,经过欧盟成员国领导人的磋商,最终决定将英国脱欧继续拖延至10月31日。

英国退欧乱象未解,而其所彰显的不过是“欧洲病”的一部分。不止英国,欧洲的主要国家都在面临内部的严重分歧,而欧洲一体化的进程,正在被民粹主义的力量两面拉扯。

英国脱欧之所以一拖再拖,首相特蕾莎·梅(Theresa May)的协议始终难以获得国会支持,和其国内政治的分裂有相当的关系。因“脱欧”而生,成功推动脱欧公投的英国独立党(UKIP),以及左翼领导人科尔宾(Jeremy  Corbyn)和工党的拉扯之下,英国政治上演了一出出闹剧。

英国除了拖延之外对脱欧几乎不再有别的招数 (图源:Reuters)

“脱欧”公投敲响民粹警钟

脱欧进程见证了英国政坛的分裂,脱欧公投的意外结果,让世界都震惊于右翼民粹主义在欧洲兴起的速度和规模。

在2016年的脱欧公投之前,有多少英国人真正冷静客观地思考过英国脱欧的利弊?

若没有当时独立党党魁法拉奇(Nigel Farage)步步紧逼,炒作“英国每周需要给欧盟三亿五千英镑(1英镑约合1.31美元)”,若没有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David Cameron)草率的公投决定,若不是疑欧派把英国的移民问题、就业问题、英镑地位的问题全部归咎于欧盟,甚至把公投胜利炒作为“英国独立日”,那么也许英国脱欧的历程不会走到今天的窘境。

然而,现实中并没有以上的这些如果。法拉奇和极右翼政客将英国送上脱欧之路,人们开始面对何时脱欧、如何脱欧的难题,甚至回到了究竟要不要脱欧,是否二次公投的死循环。

在200万英国人因为反悔脱欧纷纷请愿、民众因恐惧脱欧的不良影响抢购卫生纸时,法拉奇早已功成身退,悄悄申请了德国护照;已经辞职的前英国脱欧大臣约翰逊(Boris Johnson)则对首相梅大肆指责,唯独在梅决定“以辞职换支持”时才表示支持她的协议。

“脱欧”对于极右翼政客来讲,终究只是个用来赚取政治资产的议题,它的后果如何影响怎样,对于他们来讲并不重要。几番权斗过后,脱欧议题愚弄的是民众,承受恶果的也是民众。

法拉奇的政治胜利,并非英国的胜利 (图源:VCG)

民粹主义对欧洲的两面夹击

实际上,无论是独立党的右翼民粹主义还是工党的极左倾向,都只是欧洲分裂力量的一个缩影。英国“脱欧”只是两方撕裂欧洲的一个结果。

持极端观点的英国疑欧派,利用的是英国人对欧盟经济政策以及难民政策的不满,以及英国始终存在的民族主义情绪,对大不列颠的自豪感。右翼政客把英国几乎一切经济和社会问题都归咎欧盟,让并不真正了解欧盟政策的人们感到对英国独立、自由乃至主权的担忧。

英国并不是欧洲唯一一个面临这些问题的国家。英国的独立党之外,法国的“国民联盟”(RN)、德国的另类选择党(AfD)、瑞典的自由党(Liberalerna)、奥地利的自由党(FPÖ)和意大利的“五星运动”(M5S)等等都具有右翼民粹主义政党的特质。不难发现,右翼民粹势力在西欧、北欧一些较为富裕的国家更为盛行,他们的焦虑多多少少和英国脱欧的诱因类似。

而左翼民粹主义政党虽然并非“脱欧”的主力,但是也同样在撕裂欧盟。比如希腊的“激进左翼联盟”(SYRIZA)和西班牙的“我们可以”党(Podemos),都给选民以高福利的承诺,并且誓言打击腐败和权贵阶层,因此在欧洲相对欠发达的地区异军突起。

这些国家在欧盟中位置较低,自身本就深陷债务危机,左翼政府上台之后,如何扩充政府财政,兑现“劫富济贫”的承诺就成为了问题,此时左翼政党就把矛盾转移到欧盟,让人们的负面情绪加深欧盟的撕裂。欧债危机后希腊和西班牙左翼打着反紧缩旗号获得支持,可这也让他们和欧盟债权人之间的矛盾更为凸显,可见极左政府对欧洲一体化也是一种威胁。

英国脱欧只是民粹主义的恶果之一,欧洲一体化还面临诸多挑战 (图源:VCG)

面对民粹危机更应加快改革

脱欧作为民粹主义兴起的一个恶果,应当给欧洲乃至世界都有一个深刻的教训。只是,就像特蕾莎·梅无法在左右两派之中找到共识,实现“中间路线”一样,欧盟面对民粹主义的浪潮,一直显得手足无措,分裂的两派已拒绝沟通和合作,甚至付诸于“黄背心”式的街头抗议甚至是暴力事件,给欧盟的发展带来更大妨碍。

归根结底,民粹主义的兴起不止是极左、极右政客的推动,也存在社会问题的根源。虽然脱欧解决不了英国的问题,更解决不了欧洲的问题,但是这不代表欧洲的困境不存在。人们对难民的问题的担忧、对欧洲未来经济地位的担忧、对债务问题的担忧都是真实存在的。

欧盟领导人应当意识到,这些问题在当前欧盟的制度下难以解决,也不可能靠单一国家来解决,而是要进行更为广泛和彻底的改革。脱欧可能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欧洲政坛的分裂还会有怎样的恶果,是宗教冲突还是更多的国家分裂,难以预知。

正因为民粹浪潮兴起的速度之快,分裂和破坏的能力之强,欧盟才更需要尽快进行整合,推动其产业政策的成熟和结构性改革。只有正视欧盟内部的结构性问题,才能真正为民粹主义的危机下对“药方”。

法德经济部长在今年2月联合发表“面向21世纪欧洲产业政策宣言”,也许是从产业上统合欧洲的开始,这说明欧盟领导人已经意识到加速改革的必要性。然而,这个过程还需要欧盟主要国家发挥更强大的领导力和政治勇气。

英国脱欧系列文章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洁来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