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四十解惑:中国需忍字当头 防止中美爆仓

中美间贸易谈判已经进行九轮,此前中国副总理刘鹤赴华盛顿参与中美贸易谈判后与特朗普在白宫椭圆办公室见面(图源:Reuters)
 

中国领导人提出当今国际社会是“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大变局”下中美也迎来建交四十周年,而中美关系并没有开启四十不惑,彼此之间的疑惑和不信任依然持续,中国该如何应对当下的中美关系新局面,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丁斗教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丁斗认为,中美关系是“势的转变”,几年前中国是攻势,例如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强硬,包括设立“亚投行”、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等等,在奥巴马(Barack Obama)后期美国有所警觉,不过在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后中美关系发生大的变化,也就是美国转为攻势,且势头拉的很高,从贸易战开始,包括舆论战、科技战等等。中美之间的竞争一下就拉到两国制度之争和意识形态之争上面去。

丁斗认为中国政府的态度是一开始并没有很在意,但是随着势的转变,中国对当下国际环境的评价开始发生变化,称之为“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这是对于国际形势的评估拉到一种很严重的局面。丁斗说道,这也能体现中国具有很大的危机意识,早在清朝末年,中国内忧外患的情况下当政者就提出过“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而如今的"大变局"下,中国应对美国的策略是“忍”字当头,以拖待定争取在形势的变化,包括美国形势和世界形势的变化。

对于美国内部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对华政策的统一,丁斗认为这是美国两党之间很脆弱的共识,中美之间真的上升到了全面对抗的局面吗?这种观点过于严重。美国现在对华政策趋于紧张和压制的原因主要是为了转嫁美国自身国内问题,通过美国国内经济数据能看出,其实美国国内问题很严重,但是美国无法通过自身的改革来解决国内问题,因此就只有通过制造外部的紧张形势,制造外部的假想敌人来解决国内问题,从而提高美国国内选民的支持率。

有学者分析中美关系的未来有三种可能,一个开启新冷战G2时代;一个是任何一方完全妥协;还有一个中美开启竞合时代。不过丁斗的看法是中美关系可能会进入一个较为持久的在政治上冷和平,在经济上冷合作的阶段。

进入这样的中美关系新的冷和平,冷合作阶段,中国政府该如何应对?丁斗说:“我认为应该要从最坏的角度考虑,例如发生了最坏的情况该怎么办?就像我们投资资本市场一样,既然建仓了,就要考虑到最坏情况,会不会‘爆仓’,‘爆仓’后该怎么办等问题。”

 
 
「版权声明:本文版权归多维新闻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撰写:李木子

评论

【声明】评论应与内容相关,如含有侮辱、淫秽等词语的字句,将不予发表。